神蹟 by H

「我打算…留在紐約工作…」那頭的Joseph如是說。 「什麼意思?我們之前不是這

神蹟 by H

「我打算…留在紐約工作…」那頭的Joseph如是說。 「什麼意思?我們之前不是這

危機 by H

「喂,找哪位?」 「…阿力…呃…Ricky在嗎??」 「……他不在,有事情我可以

危機 by H

「喂,找哪位?」 「…阿力…呃…Ricky在嗎??」 「……他不在,有事情我可以

紅燈 by H

過了這個紅燈就到了。   雖然我心裡還帶著點猶豫,但是無意識的情況下,

紅燈 by H

過了這個紅燈就到了。   雖然我心裡還帶著點猶豫,但是無意識的情況下,

曾經說過的 by H

天氣晴朗的星期六早上,我起床,你不在身邊。摸了摸身邊雙人床上的多餘空間,我這才想

曾經說過的 by H

天氣晴朗的星期六早上,我起床,你不在身邊。摸了摸身邊雙人床上的多餘空間,我這才想

結婚對象 by H

結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後,我拖著沈重的身軀回到了家。   才剛踏進客廳

結婚對象 by H

結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後,我拖著沈重的身軀回到了家。   才剛踏進客廳

義氣 by H

每個月過了五號的第一個周末,是我們三姊妹固定的聚會。所謂的三姐妹並不是真正的親人

義氣 by H

每個月過了五號的第一個周末,是我們三姊妹固定的聚會。所謂的三姐妹並不是真正的親人

都愛 by H

當亨利一臉正經的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其實心裡面有意識到,他接下來想要對我說的事情。

都愛 by H

當亨利一臉正經的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其實心裡面有意識到,他接下來想要對我說的事情。